住在这样的地方看看腿都软他们咋脱贫

焦点访谈丨住在这样的地方,看看腿都软!他们咋脱贫?

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

第三,应该对以世卫组织为代表的全球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权威性与有效性进行检验。成员国违背世卫组织的建议时怎么办?在定为PHEIC和不定为PHEIC之间能否有中间地带?怎样做才能让国际社会采取共同行动?……疫情过后,将留给人们更多反思。(完)

不理性防疫将造成“双输”

交通运输部自2003年提出“让农民兄弟走上油路和水泥路”起,近20年的时间,全国累计建设和改造通乡镇、通建制村公路超过230万公里。截至目前,我国农村公路总里程已超过404万公里。全国已经提前完成了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通硬化路。“通路”目标已经提前实现,交通运输部还将进一步加大推进力度,确保2020年9月底前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建制村通客车的目标。

中国以身作则没有“独善”

更重要的是,这些措施为发生疫情的国家造成额外的经济打击,可能引起一些国家的担忧:如果公布疫情,是否也会遭遇同样的待遇?显然,这对于保证全球公共卫生信息的透明是很有害的。

32公里的路,大部分都立在百米悬崖之上,11公里的新建路段全部要开山碎石,艰险程度可想而知。

汤蓓表示,当前各国的首要任务是达到世卫组织在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构成PHEIC时提出的建议,包括加快研发疫苗、遏制谣言和错误信息传播、制定应对预案等。“比如那些疫情输入性风险较高的国家是否已形成社会动员、有没有进行应急演练,为可能到来的疫情做好准备。”她说。

事实上,世卫组织5日宣布启动全球应对计划协助“最脆弱”国家抗击疫情。谭德塞也公开指出一些发达国家在共享疫情数据方面“远远落后”。

“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这句话,是谭德塞在疫情暴发以后来到北京、面对中国最高领导人所说的。令汤蓓印象深刻的是,2009年H1N1甲型流感疫情结束时,时任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评论称“人类侥幸过关”。

这句话,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研究员汤蓓计划待疫情结束、恢复教学时,用在向本科生开授的课程“全球治理”上做开场白。

大山里交通不便,出行困难,采到的松茸也卖不上好价钱,交通是制约老百姓脱贫最大的障碍。

汤蓓是一名长期研究全球卫生治理的学者。6日接受中新社记者电话专访时,她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置于全球公共卫生的坐标系里进行解读。

精准脱贫,交通先行。这听起来是一句口号,但经过几年交通攻坚拔寨,口号也变成现实。

据了解,2012年以前,这5.3%能通路的村子都是挨着国道318线的,也就是说,除了国道318线,真正的通村的公路非常少。村民们祖祖辈辈住在大山深处,只有采购油盐酱醋这些生活必需品才去一趟县城。

其一,人才培养。不仅要有公共卫生治理设施,也要储备方方面面的人才。她援引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公共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的话说,建议组建中国的“公共卫生部队”。

此“疫”留给全球哪些反思

木绒乡位于雅江县北部,是全县交通最为艰难的乡镇之一。2005年前后,当地在山间小路的基础上拓宽、修建了一条土路,当地居民出行方便了不少,但仍有不小的困难。

四川甘孜州雅江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 訾俊华:2012年以前,全县通乡通畅率只有41.18%,还不足一半,通村率只有5.3%。

通路的第二天,记者在村里采访看到,很多村民新买了汽车,有的小汽车都还没上牌照。阿忠布日过去靠摩托车农用车运输松茸,两年前得知修路要修到家门口,早早地换了辆小汽车。

截至5日统计,有21个国家政府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向中方捐助了疫情防控物资。有人伸出援手,也有人落井下石。个别西方媒体或政客使用“东亚病夫”“中国病毒”“黄色警报”等歧视性语言,令人不齿。

雅江县盛产松茸,阿忠布日是木绒乡一名松茸收购商,最早他都是背着背篓走山路把松茸卖到隔壁乡上。2005年好不容易盼来了拓宽的土路,可土路只通到乡里,村上这一节还是没法通车。

木绒乡的这条路一打通,全雅江县通乡通村公路覆盖率由2012年的41.18%和5.3%全部提升到100%,实现了通乡通村全覆盖。路通了,客运站修好了,农村客运专线也逐步开始投入运营。从县城通往呷拉镇的客运专线是雅江县第一条农村客运专线,2019年6月1日正式开通。周日是当地学生返校的高峰,每一趟车都坐满了人。

中国战“疫”负重前行的同时也在对那些防疫能力更为薄弱的国家施以援手。

汤蓓继续以H1N1甲型流感疫情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做对比。前者被宣布为PHEIC时,疫情已扩散至75个国家,全球范围内确诊病例近两万。而据世卫组织统计,截至北京时间6日14时,除中国外,全球共24个国家和地区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16例。

党的十八大以来,四川省累计完成交通扶贫投资6000亿元,新改建贫困地区各类公路11万公里,推动像雅江这样的贫困地区交通建设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为脱贫攻坚当好先行提供了有力支撑。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运管局副局长 曹驰宇:截至目前,全省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客车通达率分别达到98.7%和98.9%,到2020年9月底以前,全省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要实现全部通客车的目标。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局副局长 胡旭:四川在2012年底的时候,还有347个乡镇和16457个建制村没有通硬化路,通乡通村的硬化路目标非常艰巨。截止到2019年12月19日,甘孜州雅江县木绒乡通乡公路建成,实现全省乡镇通硬化路的目标。

就是在这样的自然条件下,建设者们攻坚克难,让牙衣河乡的藏民彻底告别了过去的“骡马时代”。

长期以来,很多偏远山区的群众出行困难,有了收成也运不出去,交通障碍成了致贫的重要原因。对这些贫困地区来说,精准脱贫首先就要对症下药,打开道路交通的瓶颈。

目前,92例病情平稳,9例病情危重,4例重症,227例治愈出院,3例死亡。尚有91例疑似病例正在排查中。

在离木绒乡300公里外的牙衣河乡,有一条公路被称为最险通乡路,其中最险的一段路被称为“二十六道拐”。这段8公里长的山路如一条长龙盘踞在落差800多米高的山间。这段路被修通以前,当地的百姓出行比登天还难。

2019年11月路基贯通,就已经进入了寒冬季节,高原上天气寒冷、空气稀薄,普通人快走两步都要大口喘气,建设者们还要在这种条件下施工,十分艰苦。木绒乡的这条通乡公路是雅江县、也是四川省的最后一条通乡公路。为了让当地百姓早点走上柏油路,实现2019年年底所有符合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通硬化路的目标,建设者们倒排工期,加班加点。

对于上述“消极声音”,汤蓓表示,自2007年《国际卫生条例》生效以来,在这次疫情以前有5起PHEIC,一些国家采取旅行或贸易措施也是普遍现象。究其原因,或是因为部分国家“病急乱投医”——国内没有能力应对疫情,以为“封门”就可以把病毒挡在外面;或是政府部门出于“做点什么,给国民有所交待”的目的。

牙衣河乡的通乡路只是这几年雅江县新建的众多交通攻坚项目之一。自2012年以来,雅江县累计投资24.3亿元,累计建成189个交通项目,总通车里程达1684.48公里,通往木绒乡的通乡公路是雅江县最后一条通乡公路,这段路连接两河口和木绒乡,途经4个村庄,全长32公里。

其二,伦理评估。“非典”疫情后,中国国务院颁发《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传染病防治法也得到完善。汤蓓认为,当公共卫生事件突发时,无论是调配有限的物资,还是对社区成员分层管理,都应基于法律体系之上进行伦理评估。

根据交通运输部的要求,全力推进符合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通客车“两通”目标,四川省到2019年年底已顺利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100%通硬化路,预计到2020年9月底以前,将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通客车。

四川路桥雅江项目部的建设者们大多都来自四川成都周边地区。他们为了解决贫困山区的交通,远离家乡,到雅江的高山峡谷当中开山修路,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远离家人,又没有网络,有时用水用电都成问题。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建设者们坚守奋斗了两年时间,终于在2019年12月19日把木绒乡通乡公路修筑完工,结束了当地不通公路的历史。

要让当地百姓脱贫,必须解决交通的瓶颈。但是,要在这样的高山峡谷地带修建公路,不但造价要比普通平原地区高出不少,施工的过程更是险中险、难中难。

2019年9月,交通运输部印发了《打赢交通扶贫脱贫攻坚战2019—2020年实施方案》,要求各地在2019年年底前完成符合条件的建制村100%通硬化路。对于那些山高路远的村落,这是一项极其艰难的任务,但意义却非同寻常。2019年底,记者来到了四川甘孜雅江县,一起来看看雅江县的情况。

“这次疫情再度证明,地球虽看似被主权国家分割成一块块的领土,但在全球公共问题面前不分国界。”

在新的一年,我们期待“通车”的梦想也照进现实。

基于以往经验可知,采取限制国际人员流动措施的防疫效果极其有限,也无益于防疫全局。第一,这将打击相关国家经济,影响底层人民的生计;第二,于采取措施的国家而言,将让民众产生“虚假的安全感”;第三,将影响国际援助的到位。

各方在抗击疫情的同时也在进行反思。对于公共卫生治理,汤蓓强调有三点。

PHEIC是“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英文缩写。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将中国的疫情宣布为PHEIC。

据汤蓓观察,尽管世卫组织声明此举并非对中国投下“不信任票”,但从近一周时间来看,已对中国产生正反两方面影响。积极影响是中国防疫工作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肯定,不少国家和国际组织对华提供援助。然而,陆续有国家和地区背离世卫组织的建议,采取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甚至借疫情对中国、华侨华人以及亚裔群体进行毫无理由的攻击,造成负面影响。

四川省雅江县位于川西北高原山区,雅砻江干流纵贯全境,大部分地区海拔在3000米以上,全县17个乡镇,其中有5个乡镇地处山原地带,12个乡镇在峡谷当中,山高谷深,悬崖峭壁,交通十分艰难。

汤蓓认为,当前也是展示中国负责任大国形象的一个重要窗口。以向他国捐赠为例,短期来看固然会加剧物资紧张,但从长远来看,这有利于在更大范围内消灭疫情。因为病毒不需要签证,即便在国内打赢了疫情防控阻击战,倘若周边国家疫情暴发,中国也难以“独善其身”,将面临更复杂的防控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