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摆脱来自“疾病的隐喻”

(抗击新冠肺炎)如何摆脱来自“疾病的隐喻”?

中新网北京2月21日电 题:如何摆脱来自“疾病的隐喻”?

第二个层面则是开放更加底层的工具链。在工具链上提供软件模型、算法模型的样板库,让客户在算法模型库上自行根据场景数据进行迭代,作出更加深层次的差异化。

国产ADAS的异军突起

因此,苏珊·桑塔格开始思考疾病如何被一步步“隐喻化”,从“仅仅是身体的一种病”转换成一种道德评判或者政治态度,她试图将疾病之上的隐喻影子进行彻底曝光,“还疾病以疾病本来的面目”。

今年8月份地平线正式量产国内首款车规级AI芯片——征程二代Journey 2。地平线也借此打入国内的ADAS产品供应链,成为ADAS产品的二级供应商。

总结:在市场与政策的风口下,国产ADAS行业从无到有,从玩家寥寥逐渐变得热闹。在国际巨头市场挤压下成长起来的本土ADAS供应商,伴着辅助驾驶与自动驾驶的浪潮,有望另辟蹊径,走出一条本土化大道。(以上图片皆来源于网络)

此外,由于新冠肺炎的传播被怀疑与野生动物密切相关,华裔乃至亚裔的饮食习惯成为遭受抨击的对象,进而演化为种族歧视。尽管众所周知,绝大多数感染来自于人际传播,但特有的生活习惯在疫情之下,似乎带有天然的“不道德性”。

从技术优势与灵活的商业模式来看,地平线都有望助力国产企业在 ADAS 领域快速崛起,与世界一流的汽车零部件厂商进行竞争。 

这个问题并非无解,只是取决于ADAS供应商的态度,并且能否为主机厂进行本土的技术支持与提供快速的服务响应。

但如果国内外ADAS供应商都能提供性能相差无几且满足车规的产品,服务和价格就会成为主机厂考虑的因素;此外,拥有连续的技术演进能力也会成为产品的加分项。

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中写下上述文字时,正在忍受癌症带来的痛楚。除此之外,她还承受着加诸疾病之上“象征意义”的重压——以道德评判的方式使患者蒙受羞辱。

说到底就是要满足车规级要求,实现量产产品与车规级操作系统的结合,以及基于功能安全体系来完成商业化开发。可见,产品力始终是第一位的。

此前国内的ADAS玩家基本上都是采用国外的车规级芯片+自己的感知算法来做ADAS方案。而地平线车规级AI芯片的出现,补齐了国内产业链的关键空白。这无疑让征程二代在前装量产上拥有更多与国际ADAS供应商抢夺市场的资本。

12月23日晚上8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新智驾将于北京汽车博物馆举行《中国ADAS突围》的线下圆桌论坛,届时同步举行直播,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清华大学教授邓志东、长城汽车研究院院长张凯、罗兰贝格合伙人郑赟、地平线市场拓展与战略规划副总裁李星宇、辰韬资本执行总经理贺雄松将出席本次的圆桌讨论。

因此,在国外ADAS供应商了解、重视国内的ADAS市场爆发,并且重新进行本土化布局之前,国内ADAS供应商面临着一定的时间空窗期与政策红利。

国内ADAS企业已经有了与国际玩家同台竞争的机会,因此接下来如何贴近市场需求,生产符合标准的产品是他们要面对的事情。

至此,国际ADAS供应商以往压境般的市场份额也被撞开了一条裂缝,而这是国产ADAS供应商在缝隙中崛起的机会。

这些数据的开放能力往往是国外汽车零部件企业不能也不愿意提供的。这也使得国内主机厂ADAS产品的更迭与演进受到一些约束。

就在《疾病的隐喻》发表逾40年后,一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引发全球关注。不幸的是,人们似乎并没有吸取来自历史的教训,在疫情肆虐造成病痛的同时,附着在疾病之上的“隐喻”再次出现。

近期,陈巴尔虎旗公安局认真梳理全国网上在逃人员信息,充分利用智慧公安建设成果及有关科技手段,不断发现此案新的侦查线索,成功锁定藏匿于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的居民“全某某”为已“漂白”身份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并于近期将其抓获归案。

因此这就很考验ADAS产品对汽车周围环境的识别率以及采取应对措施的能力。

经过几年的发展,基于对国内交通场景的理解,系统成本的不断降低,硬件配置的不断优化,以及软件性能的研发迭代,部分初创公司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也逐步走到了产品测试、量产与产品迭代的阶段。

“无限制的疏远需要科学防控予以纠正,盲目的恐惧需要科学观念加以引导。”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常健表示,“只有了解疫情传染方式和防控措施,公众才能采取理性的行动。”

国内市场需要什么样的ADAS产品?

一个趋势是,此前只有在国内高端车型上才能看到的ADAS产品,越来越可以在低端车型上落见。

加上中国汽车市场整体遇冷,主机厂们都在对ADAS进行投资与布局,希望借此摆脱寒冬之中的销量低谷。看的见并落到实处的智能化ADAS产品无疑更能刺激大众消费的兴奋点。

对患者污名化进行道德审判、因疫情对华裔乃至亚裔产生种族歧视、将病毒与具体国家标签化绑定……疫情就像一面镜子,照出每一处不堪,病毒却像一个来去无踪的幽灵,它的神秘性成为隐喻的滋生地。

疫情之下,由“歧视”进而引发的各路“阴谋论”一时之间亦甚嚣尘上。近日,个别人和媒体猜测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生物战计划”,是一家实验室泄露的“生化武器”。对此,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18日刊登一封27名全球顶尖公共卫生领域科学家签署的联合声明,支持正在抗击疫情的中国科研、卫生和医务工作者,强烈谴责相关阴谋论。声明表示,各国科研人员的分析结果压倒性地证明,新冠病毒和其他新发病原一样,来源于野生动物。

因此在国际ADAS产品入华遭遇水土不服,加之智能化浪潮来临主机厂的追求升级之后,国内主机厂对于非要国际ADAS供应商产品不可的要求已经有所松动。

此外,在商业模式层面,基于主机厂产品差异化的需要,“全家桶”式的产品绑定也越来越不被接受。而这也恰恰是商业模式较为灵活开放的国产ADAS供应商的机会所在。

概言之,国内ADAS市场对于车规级的量产产品要求仍是重中之重,没有这个前提,后话也无从说起。

经讯问,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对33年前杀害受害人朴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当疾病被赋予某种意义时,往往都与道德相关,并且最具惩罚性。苏珊·桑塔格以中世纪对瘟疫的态度为例指出,“人们摆脱不了道德污染这类顽固的观念,总是在瘟疫肆虐地区之外寻找一个替罪羊”。

因此在服务响应层面,他表示,作为国内芯片原厂,地平线凭借着地理优势能为主机厂提供迅速的服务。

而在新兴技术层面,市场也越来越需要基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等技术的应用,本土ADAS供应商在这方面存有一定的优势。

此外,地平线的商业模式显得更加灵活开放。余凯表示,征程二代的核心就是开放。第一个层面是感知能力的输出,将所有感知计算的结果开放给主机厂,以解决行业的各种痛点。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种种歧视现象很大程度来源于对疾病的恐惧。”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研究员汤蓓分析说,“保持距离是预防传染性疾病的方式,物理上的距离可能通过心理机制强化,由拒绝接触演化为歧视。”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这种说法也得到了长安汽车的认同,长安汽车智能化研究院总经理何举刚表示,用户对既有的ADAS产品期望值很高,但同时也有很多抱怨。

吉利汽车研究院资深总工程师刘卫国表示:主机厂对国际供应商的依赖并不在于供应商的技术有多高,而在于他们能够实现产品生产的一致性。“毕竟汽车零部件是大批量生产的产品,而不是做几个Demo,保持生产的一致性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由此带来的结果是,既有的ADAS产品因为场景的不适用性而“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只能将其束之高阁。

面对尚未遏制的疫情,社会越发清晰地知道,当情绪被煽动时,真相就成为最不重要的事情。因此,当疾病之上被不断附加“隐喻”成为攻击手段,人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国际政要出面仗义执言痛斥歧视,越来越多的华人在世界街头手持“口罩+亚裔≠病毒”的标语得到众人拥抱。

据新智驾了解,目前欧美标准仅覆盖了中国道路场景的46%,还有许多特殊情况比如随时窜出的电动自行车等是欧美标准所没有提及的。因此,以欧美标准开发的ADAS产品不能很好地感知国内的特殊道路场景,采取的应对措施也有限。

据估计,2025年全球ADAS市场规模将达275亿欧元(2123亿元人民币)。而在中国,2020 年市场规模将达到 963 亿元,平均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2%,远超国际市场增速。

车规级的芯片,意味着征程二代能够在满足汽车电子可靠性标准AEC-Q100要求的同时,还能满足安全系统层面的安全包括功能安全、预期功能安全和汽车网络安全。

“原有观念的投射,乃至政治不信任均可能导致阴谋论现象。”汤蓓指出,“阴谋论除了制造恐慌和谣言,损害全球共同抗击疫情的努力外,别无它用。”

ADAS入华遭遇水土不服

尽管距离真正的自动驾驶技术规模铺开还有些时日,但利用智能化技术提升汽车驾驶的安全性、舒适性,满足更高的用户期待是整个汽车产业发力的方向。

ADAS广阔的发展前景吸引了大批的国产ADAS初创公司入局,企图在国际零部件供应商的虎口中夺食。

而多数的本土ADAS供应商也是卡在车规级的门槛上,能够从前装切入的本土玩家还是少数,而其中可用于ADAS的车规级AI芯片此前几乎是空白。

如果在传统汽车时代,就算产品不那么适应与服务响应较慢,也尚且在主机厂接受的范围之内。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比疾病阴森的是人眼淡漠歧视,比疾病恐怖的是附加在疾病之上的“意义”。正如苏珊·桑塔格所言,摆脱如鬼魅般萦绕在疾病之上隐喻,光靠回避不行,“它们必须被揭示、批评、细究和穷尽。”(完)

本土企业能否伺机而起,实现ADAS行业话语权的从无到有呢?

吉利汽车研究院资深总工程师刘卫国也表示,未来如果ADAS产品往更高级的自动驾驶形态发展,在当地建立大型的数据中心是非常必要的。“没有数据,AI就是婴儿,没有训练过的东西是长不大的,所以要把很多数据高效用起来。”

的确,将疫情以具体国家命名进行标签式批判、以病毒图案取代国旗、评论标题直指“亚洲病夫”,很难说上述种种行为没有固有观念的投射或政治偏见。由此形成的非理性情绪和不实传闻,更是被世卫组织直指为“信息疫情”,并号召国际社会共同对抗,以确保正确信息能够得到及时、广泛传播。

时至今日,“流行病”仍被用来作为描绘社会混乱的一种修辞手法,乃至英文中“腺鼠疫”的名词直接可以派生出“伤风败俗”的含义。但是,面对疾病“需要平息想象,而不是激发想象”,关于道德的隐喻和意义对于患者并无丝毫益处,对于他者只能引起羞愧,甚至于自我否定。

然而,面对威胁全人类的公共卫生问题,盲目的远离并非一劳永逸,恐惧更无益于问题解决,科学的防控措施才是应对之策。从分享病毒基因信息到及时通报疫情防控进展,从武汉“封城”到全国应急响应,中国从源头控制疫情的举措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为世界提供了宝贵的防疫窗口期”。

但随着国内新四化浪潮的来临,主机厂对于智能化系统集成的能力在不断提升。何举刚表示:主机厂在进行集成、仿真时会需要很多传感器底层数据的开放。但这些数据无一例外都藏在ADAS产品的黑匣子里。

针对以往国内ADAS产品舶来的痛点,地平线的方案具备了本土化功能,其解决方案专门对中国道路和场景进行优化。其数据表现已经达到或超过国际头部企业,与Mobileye相比,地平线在车道线检测、车辆分类检测、测距精度等方面都有过人之处。

其中不乏异军突起,地平线就是一支新秀。

但正如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汽车安全技术研究所所长朱西产所言,中国的ADAS行业标准是由欧美标准转换而来,这些标准并不能很好地体现具有中国特色的道路交通特征。

但与用户高期待和广阔前景不相匹配的是,现有的ADAS产品并不能很好地应对大部分国内特色交通场景,并且产品基本由奥托立夫、博世、大陆、德尔福、Mobileye等国际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把持和垄断。舶来品的水土不服也在ADAS行业上得以体现。

“病是生命的阴面,是一重更麻烦的公民身份。”

就新智驾了解,尽管国外ADAS供应商积累了多年的技术与经验,但这些能力通常在国外,国外ADAS供应商的服务相响应速度相对缓慢也基本成为行业共识。

“着眼于国内客户的痛点,基于本地市场的特殊性来开发产品,这是一开始就要做的。但产品之上永远离不开服务,Tier2需要跟Tier1合作伙伴、跟OEM进行密切合作。”地平线创始人余凯如此表示。

ADAS之所以能够受到越来越多的青睐,主要是因为ADAS系统能够借助布局在车身的传感器对周围环境进行感知,在车辆行驶变得危急的时候发出警告以及在特定场景下执行纠错,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提供舒适的驾驶体验。

追溯过往,人类对于传染性疾病的恐惧由来已久。以结核病为例,司汤达所著《阿尔芒斯》中,主人公的母亲担心说出“结核病”后,孩子的病情会迅速恶化。卡夫卡在疗养院写给朋友的信中直言,“一谈到结核病,每个人的声音都立刻变了,嗓音迟疑,言辞闪烁,目光呆滞”。

随着智能驾驶行业的成熟,一位业内人士也告诉新智驾:“行业的商业化落地越来越近,价格和服务会成为需求方更加看中的要素。”这也是一些本土ADAS供应商在谈及自身优势时,为数不多的能够与国际ADAS供应商“硬刚”的要素。